合肥区域经济与城市发展研究院
Hefei Regional Economic and Urban Development Institute
安徽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研究院)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Center for Regional Economic and Urban Development of Anhui University
Institute for Regional Economic and Urban Development of Anhui University
安徽大学长三角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Research Center for Yangtze River Delta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of Anhui University
打造新型学术智库 助推合肥区域发展
金碚:经济现代化理论需要创新
栏目:智库观点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03-21

经济现代化理论需要创新

 金碚

  

经济学和社会科学的其他学科不太一样,特别是到近现代以来的经济学,它最重要一个特点试图用一个演绎逻辑的方式,把经济活动前因后果逻辑讲清楚。随着逻辑经济学在不断的发展,经济学家都希望把逻辑体系做得更精致更严密所以经济学可以说是社会科学里面唯一个,它的体系,是可以用演绎逻辑的方式来构建的。而所谓演绎逻辑就是做出假定前提,然后根据假定推演出整个理论体系。经济学的发展逻辑应该说是所有社会科学里面最严密精致的,因此所谓第二数学就是经济学现代经济学的发展的一个基本的脉络就是践行模型模型以后就是推演推演出来以后就是结论。所以经济学就认为所谓社会科学皇冠上的宝石,因为它最最精致最抽象现代经济学从欧洲到了英国,然后英国到了美国之后,更加的数学化,模型化,它是跟美国国家的这个经济现实相关的


在学术范式上,现代经济学在很大程度上是沿着牛顿力学或机械论的隐喻发展起来的,即有意无意地将经济体和市场体系想象为某种程度上同牛顿所理解的物理世界相类似,就是把这个世界设想为一个绝对的匀质的空间,然后这个空间是由原子构成的,原子之间的运动构建了整个一个经济的世界。终而形成了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的学术范式体系。在那个时代也产生了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其中的生存竞争和自然选择理论对经济学发展也有所影响,但远不及牛顿理论对经济学的影响更深刻。微观经济学假定个体完全根据自己的目标函数来进行决策。对微观层面一些同质的流量加总构成了宏观经济学,故此宏观经济学只关注流量不关注存量,也很难关注存量。


而对于现代化问题,可以以工业革命或者1500年(大分流)分界,现代化之前经济增长极为缓慢,现代化之后经济快速增长。很多理论对现代化后经济快速增长给予了解释,比如从投资储蓄角度、制度角度以及观念转变角度等。而在近现代经济增长里面,又研究一个重要问题,即经济增长过程中的理性问题。基于对现代化看法的不同分成两种主张,一种主张个人理性,另一种主张集体理性。然而不管怎么说理性不理性,最后我们变成了试图用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这样一个基本的经济学范式框架来解释经济活动,甚至解释现代化。


问题是我们现在来看,现实的现代化过程,它可以用我们现在教学的这种微观经济学范式和宏观经济学范式来解释吗?我们看一下历史,其实真实的现代化过程不是这样的,它不是由于微观的经济主体理性人的启动,或者说也不是宏观总体的启动,然后实现了现代化。它的真实过程是在这个经济空间里头,在某一些局部产生了经济现代化的现象。它不是一个微观现象,它也不是一个宏观现象,是一个“域现象,它是一个在一定经济的域境中间产生的一个现象,是现实的过程!而所谓“域观”其实是一个概念,实际上经济学单是宏观微观是不够的,必须要加上一个范式,“域观”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快速增长,用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是无法解释的。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是一个微观过程,根据萨克斯的“休克疗法”,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不可能成功的。而中国恰恰成功了,经济学无法解释这一过程。中国的改革是一部分一部分开放,是一种渐进式改革。即在一个经济体里面,不同域中间是不一样的。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一个“域观”的过程,分域推进的,不是简单的微观过程。这也就是为什么微观经济范式和宏观经济范式无法解释中国改革开放成功的原因。


现在,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已经非常接近于这个世界的高收入阶段的现代化水平,那么进入高收入阶段水平以后,中国的现代化就会遇到新的问题也是微观经济学很难解释进入上世纪70年代之后,所有的高收入国家经济增长率都下降了,基本处于停滞状态。那么中国是否会向亚当·斯密说的那样,也会进入一个停滞静止状态?我们自己是的解释是我国目前正处于转轨时期,等这个转轨完成以后还可以高增长。


现代化很可能就是一个 “域观”现象到后来可能就是各个国家不一样。如果就是不一样,那给原来世界体系的构建就产生了巨大的挑战。而WTO一定要改革,因为它基于的这个微观世界不存在它面临的未来世界是一个域观的世界现代化过程是一个全球化的理性问题,那么不同的经济体,具有不同的域观特征的这种经济的行为,怎么样在一个现代的市场经济范围中间进行融合或者契合,是各不相同的,也是需要深入研究的。

  

我国目前已经构建一个相对完整,而且非常庞大分支比发达国家还要细密的一个经济学管理学体系。但是这个体系基本的底层逻辑,仍然是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当然还有马克思的理论,这也是中国经济学的一个一贯特征。而现代经济学,实际上是在美国那个的条件下产生的。所以那个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比较接近于美国的那个商域而不适合中国的情况。特别对于中国目前提出的高质量发展,原来的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确实有点力不从心,无法解释清楚。所以我们必须要构建新的经济学管理学方式,来应对这种新时代的经济现代化的问题。否则我们解释不了很多东西,也回答不了很多问题。所以,面对经济现代化的研究,我们的理论,我们的教学,需要有更好的创新。


金碚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会长

本文经金碚同意根据讲话录音整理

  

  

  

  

  


联系我们

通讯地址
中国 · 安徽 · 合肥市肥西路3号安徽大学龙河校区主教学楼西411室
邮政编码
230039
联系电话
0551-65108897
传真
0551-65108897
网址
http://reud.ahu.edu.cn